×

新导航介绍,点击查看

暖在中伏 来一碗麻花会面条

树颜 发表日期 :2016-07-27 类型:家常/中餐
高级厨神三级 点击数 :1801
加为好友 发悄悄话 投票数 :1


 


 


 


 

 


 

 


 

 


今天乙未月庚戌日,是丙申年中伏第一天。

 

写完《初伏充电记》的初稿。做一份面条会麻花当早餐。许多年过去,还是觉得母亲用柴火铁锅煮出来的面条最温软,还是觉得父亲和爷爷从自己碗里给我们夹出来的麻花最香甜。

 

这道食物,确实地说,应该叫做面条泡麻花。就是用清水煮熟的面条,随汤一起倒入撕好的麻花上面,用筷子轻轻一挑,将它们一翻个,就可以享用了。煮面条只用清水即可,因为麻花本身带油,所以,不必再用油爆锅,避免太过油腻,覆盖了面身的麦香且影响了麻花的口感。麻花要尽快吃,不然,泡得时间太久,真的变成了麻麻点点的面花了。我喜欢将面条在锅中煮七分熟后关闭灶火,敞开盖子,搁到灶台放凉一会,大约三四分钟后,才去吃它。这样,既可以利用锅底的余火将面温熟,又在吃的时候不容易烫到唇齿,而且,也不会因为面条泡的时间太久,失去了筋道。

 

面条会麻花,是我在年少时期非常钟情和期盼的。好像只家中有了特别重要的事情时才能吃到。比如,父亲赶着马车,从山中倒了很多天的木头回来。或者,爷爷身体有些欠安。或者,全家人到田里干了一天的活,母亲以“劳动保护”的名义做为犒赏。当母亲说着,“今晚会面条吃”,或者“明天会点麻花”,我们只要听到它们当中的一个名字,便手舞足蹈地做好准备,无比热情地期待着与它们在碗里相会了。虽然只是单纯的一锅清水,一把面条,和几朵曲指可数的麻花,母亲却把它做得满屋子的香气。让人觉得,此时灶膛和烟囱里冒出的炊烟,都和往常都不大一样。颜色又白又亮,味道也是格外的清香呢。

 

今天做的面条,里面加了西红柿,红枣和海裙带,以及一勺黄豆酱,比年少时碗里的丰富了许多。吃着面条,嚼着麻花,不禁想起一家人在老房子里,围着木头桌子,热热闹闹的吃饭的场景:

 

母亲忙着在炕沿上的大铝盆前,左手拿着勺子,右手拿着筷子给我们盛面条;爷爷偷偷把母亲给他藏在碗底的麻花夹给我们;父亲也假装吃不下去的样子,把麻花让给了母亲。而母亲却说着已经快吃饱了,又把它们分给了我们。我们姐弟四个顾不得说话,也没有功夫东张西望,齐刷刷地低着头,捧着碗,挥动着筷子,就着玉根头咸菜,连汤带面的吃得满嘴油花,满腹麦香,满脸丰盈。

 

岁月匆匆,从那一碗面条会麻花,到这一碗面条会麻花,不觉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。总有一些片段,深深地印在了一些人的记忆中。召之即来,挥之不去。

关键字:

本文作者精彩推荐

相关DIY推荐

网友留言

公告栏

近期热点

近期大奖活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