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新导航介绍,点击查看

送您一份甘甜——什锦罐头

树颜 发表日期 :2015-11-07 类型:甜品/饮品
高级厨神三级 点击数 :2183
加为好友 发悄悄话 投票数 :0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 

 


 

 


 

 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不知从何时起,父亲特别喜欢大量地吃起甜食来,诸如糖饼、拔丝地瓜、罐头、沙琪玛、八宝粥等还有一些甜蜜的软糖,日常喝水时也会加上一大勺白糖,甚至泡茶时,都不会忘记打开糖罐,大大方方舀上两大勺。以致于母亲把装糖的罐子换了又换,一次比一次大,现在用的是可以装至少三斤糖的容量,想必是生怕自己一时疏忽,中断了父亲的“口粮”吧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年少时并不觉得父亲对甜食有多钟爱,也许正如母亲所说,那是因为经济条件有限,父亲舍不得吃。想来也是,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,过年蹦爆米花或者制作苏子叶糕和粘火勺时都是用糖精来调味的。做为一家之主的父亲,虽然有着满足自己喜好的权利,但他从未有所显露,至少,我在十六岁以前都不知道父亲是喜欢吃甜食的。如今我们已经长大,家中生活条件也有了相应的改善,没有烟酒嗜好的父亲,便把甜食当成一种兴趣,或者依赖,在茶余饭后和农忙时节将它做为生活的调料,不仅滋润着嘴巴,也缓解着情绪。父亲吃甜食的模样很像小孩子,印象最深的就是,他坐在炕沿上,一边看着电视里直播的篮球比赛,一边快速地剥开一粒软糖放到嘴里,大口大口地认真咀嚼,不时地挺直身体,用手掌把腿拍出响声,为球赛中的进球和失误而欢呼和遗憾。当亲友们渐渐地了解到父亲这一嗜好,若家中制作类似的食物,便积极地送来同他分享。我想,父亲偏爱甜食,并不是因为自己嘴巴里苦涩无味,而是因为这种味道能令他的身心感到安全和富足吧。正如有人的喜欢吃辣,有的人喜欢吃酸一样。

 

        近几年,父亲对水果罐头变得情有独钟。每年春节的团圆饭桌上,母亲都特别为父亲制作一份菜肴:提前用温水将银耳泡发,撕碎,铺在盘底,把从商店买回的罐头倒在上面,既美观又美味。几年前经常见到的是颜色鲜红,酸甜适中的山楂罐头,随着父亲口味的加重,逐渐介意起山楂的酸涩来,于是母亲便买回更加香甜的苹果或者黄桃罐头,即便这样,有时父亲也会觉得甜度不够,还是要从罐子里舀一勺白糖调和一下才满意。对于父亲吃糖的剂量,母亲总是略微地表示着担忧,总是觉得这样的吃法不太令人放心。平日我也翻查过一些资料,大致了解到喜欢吃甜食的人,也许是身体缺少这种养料。父亲的性情耿直,不善言辞,繁琐的生活事务和日复一日的田间劳作难免令他肝火旺盛,肠胃虚弱,甜食在五行中属土,可以滋养脾胃,这也说明父亲的脾和胃存在一些症状,需要相应的食物加以调解。然而,我又怎会不懂得,单单从食品和药物获取到的能量总是有限,最终还是要从管理情绪,平衡心态入手,才能治本。 所以,每次想到父亲吃甜食的样子,都会深深地感到惭愧与自责,一定是自己做得不够好:十多年来一直在外地生活没能守在他和母亲的身边,为他们嘘寒问暖,排忧取乐,尽管偶尔回家看望或者零星的电话往来,并不足以令二老感受到女儿的温情,甚至不如甜食对父亲的呵护,不如广场舞对母亲的安慰。

 

       然而,时间总是一点一点在前行,做女儿的总是在一天一天成长。幸好,当我意识到自身的不足,当我想极力弥补一些缺口时,庆幸地发现,父亲还健康,母亲也没有太老。借着国庆节的假期,回到家中,在母亲的主张下,买回水果,用一小天的时间,为父亲制作了他爱吃的罐头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父亲爱吃的黄桃在家乡的这个季节里已经买不到了,只好用其它水果代替。分别买回白梨,南果梨,桔子,苹果,白桃,哈蜜瓜,山楂。罐头瓶是母亲从街坊邻居们那里收集来的,用水洗净后,在瓶底铺上两勺白糖,把切好的水果码到瓶子的五分之四,再填上几粒冰糖,将清水注到瓶口下二厘米处,轻轻盖上瓶盖(不要拧紧),放在开水锅中蒸十八分钟,出锅后,把盖子拧紧,一个星期后即可食用了。(注意事项:1、水果洗切的过程不要粘油,否则不仅影响口感,也容易变质;2、商店里的罐头大多是去皮的,如果自家吃,除了桃子以外,很多水果是不必要去皮的,皮和果核的营养也很丰富呢,不要浪费了哦;3、注入瓶中的水可以用生水,同样避免沾油;4、出锅后用厚毛巾或者棉手套隔热,务必将盖子拧紧,这是保证罐头品质的关键,若拧得太松导致漏气,既不便于存放,又浪费了前期投入的大量精力。慎记慎记。)

 

         制作水果罐头的方法,一部分是从网上查阅到的资料,一部分是从有经验的表姐那里获取到的信息。对于一个从来没有做过水果罐头的人来说,一下子准备这样多的材料做为尝试,不亚于一场冒险,但是一想到父亲的喜好和母亲的鼓励,就迅速地生起极大的动力和信心,总是有个声音在耳边坚定有力的重复着:放心去做,没有什么可担心的。而我的心底还藏着另一个声音,大胆去尝试吧,做不好还做不坏吗?最坏的结果就是做成水果粥,也算是另一种收获。

 

         还是没有办法具体地说明食材的比例,依然是凭着感觉来做的。考虑到父亲的口味,并受到母亲的提醒,在注水前又多加了一勺白糖。用母亲的话说,如果糖放多了,大家可以兑些水稀释着喝;如果糖放得少,就有可能辜负父亲的期待了。这次做的罐头除桃子单独装瓶,其它水果都混合在一起,并加了一些银耳,是模仿商店里出售的什锦罐头,也是想综合不同水果的味道,让口感来得更加丰富和细腻。没有像商店里的罐头那样将切成水果丁,只是简单的切成长条的小块。装瓶时父亲想到家中冰柜里冷冻着的樱桃便拿了出来,也把装枸杞的罐子递给我,像是自言自语,又像是告诉我,把它们放进去一点,这罐头的颜色就好看了。父亲的话令我的嘴角微微上扬,虽然只是一句平常的话,却因为出自父亲的口,竟散发出淡淡的文艺气息来。父亲原来也是一位对生活有着极好的审美观念的民间艺术家呢,难道不是吗?他不仅知道樱桃和枸杞也具备独特的味道和营养,更懂得黄白相间的果肉里配上一点红,会提升整体的美感?并且行动起来,让它们做到。看来,我对于父亲的了解也是太过浅显,真的需要多多下功夫去感受和学习呵。

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 罐头装好了瓶,母亲已经在厨房用木柴把大铁锅里的水烧得滚开,并开开心心地把瓶子码到蒸帘上,盖上锅盖的时候,很是慎重地提示着我们看好时间。父亲收到拧瓶盖这个任务的“命令”后,去柜子里急忙找出冬天干活时用的厚厚的棉手闷子,坐在炕沿上频频地抬起头望望墙壁上的挂钟,像是等待完成一件严肃的任务。不满四岁的小外甥女在地上跑来跑去,一会从桌上子拣个梨核吃,一会从妈妈手中讨个苹果核嚼,生怕我们浪费了大自然的馈赠,这也给我上了一堂无比生动的惜福课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十八分钟很快过去,父亲的棉手闷子和有力的大手发挥了极大的作用,将瓶盖拧得结结实实,放凉后再去检查,没有发现一个漏气的。这也是在我意料之中,因为我注意到父亲拧瓶盖时,脸上的皱纹似乎都在积极地用着力。而父亲也终究是这样的人,要么不做,要么就做好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由于罐头瓶的数量有限,余下的水果放在盆中添水加糖熬制,可以让父亲在近期内享用到美味的水果粥。剩余的山楂接受妹妹提议,将它们去核捏碎,加上适量的糖,用文火制成果酱。这个国庆节的下午,满屋子的水果香气,满屋子的其乐融融。

 

        制作好的水果被父亲小心翼翼地摆放在阴凉的仓房里,且一再的提示他,不要不舍得吃,吃光了再让母亲做,或者平时多积攒一些罐头瓶,等我春节时回来再多做一些。父亲客气地说,太麻烦了,做点就行了,也不能当饭吃。尽管父亲口中是这样说着,客气着,但是从他观察瓶中的水果和白糖的目光中捕捉到的真实信息是:这次瓶子准备得有点少,不然多做些,能当饭吃就好了。父女之间相处,说话是一门学问,听话也是需要一点技巧的,对不对?

 

        身为女儿,在父母安康之年,能心平气静地为他们制作做一份食物,倾注一份关怀,给父母的唇齿之间送去一点甘甜,让他们胃肠感受到一丝体贴,并为二老的心灵带来些许温暖,已经是莫大的福份。

 

 

本文作者精彩推荐

相关DIY推荐

网友留言

公告栏

近期热点

猜你可能感兴趣的菜

近期大奖活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