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新导航介绍,点击查看

拯救我的韭菜

風吹葉落 发表日期 :2014-07-18 类型:家常/中餐
新进厨神 点击数 :2556
加为好友 发悄悄话 投票数 :0











    喜欢吃韭菜的时候,还不认识这个字,把它写成“九菜”,读成“匪菜”。那时候,只要炒菜,韭菜几乎是“百搭”,都可以相配的。韭菜炒肉丝,炒鸡蛋,炒藕丝,炒青椒,荤素皆可,烹煮咸宜。最有意思的用来炒粥了,吃剩下的粥,那时没有冰箱,到第二天就馊了,连给猪吃都舍不得,就有人想出招来,割一把韭菜,在锅里一炒,然后把粥倒进锅里继续加热。果然没了馊味——其实是被韭菜的香味淹没了。

  

  韭菜属于高味蔬菜。只要有人家炒韭菜,整个村子便弥漫那股特有的香味,极富诱惑地挑起你的食欲。四季中,春天的韭菜芽和秋天的末季韭菜,最招人喜爱。韭菜在土里孕育了一个冬天,在春寒未尽时破土而出,吃起来鲜嫩可口,用来包春卷,那味道决不在野菜之下。炎炎夏日,不少蔬菜经不起烈日的炙烤,都萎缩遁形,韭菜便成为农家餐桌上的保留曲目。用它做汤,只要把水烧开,然后洗净丢入锅中,便可立即食用,既爽口,又消暑。仲秋之后,天凉了,韭菜生长变得缓慢,因此也变得柔弱而稚嫩,吃起来和春天的韭菜芽不相上下。不过,到了农历九月之后,一般人家就舍不得割了,说是割了会影响来年的生长。

  

  韭菜富含人体所必须的铁元素,具有健胃、提神、止汗固涩、补肾助阳的作用,因为其对健康的诸多裨益,韭菜又被叫做长生草。我吃东西历来是重口感而不管营养,对这些,也就不大在意,倒是有一件事,让我对韭菜真的是刮目相看了。老家一个在北京读大学的孩子,上小学时天资聪颖,也顽皮过人。一次,衔一根缝被单的针在口里学蚊子叮人,一不小心,“蚊子”竟让五六公分长的针钻进肚子。“蚊子”的爸爸急得不知所措,邻家一位80多岁的老爷爷轻捻胡须,慢悠悠地说“别急别急,我有办法。”这办法真的太简单了,老大爷叫割来一小捆韭菜,爆炒之后,让“蚊子”愣是把一盘韭菜连着吃完。然后叫“蚊子”好好在家里呆着,避免剧烈运动。一天后,韭菜竟然缠着裹着那根针出来了,蚊子化险为夷,安然无恙。

  

  韭菜多年生,属于懒作物,用种子育出秧子,然后移栽到田里,从春天一直吃到暮秋。要过冬的时候,在它上面敷上一层厚厚的鸡粪羊粪之类的肥料,来年开春,便是一地新绿,周而复始,年复一年。青菜性淡醇和,菠菜茎叶俱佳,芹菜芳香独特,但是,如果在众多蔬菜中只给一种选择,我敢肯定,韭菜一定是最抢手的,它是蔬菜的品牌。

  

  但现在对于韭菜,我已彻底失望,甚至对它望而生畏。那次去乡下叔叔家,婶婶知道我喜欢吃韭菜,做上餐桌不算,临走,还割许多让我带走。我不要,说菜市场靠近,买很方便。婶婶的话几乎让我失色:“街上卖的韭菜不能吃的,都是用的呋喃丹,吃下去会中毒的”。后来一了解,才知道,这些年,大棚蔬菜的兴起,使许多蔬菜,由“时蔬”而成为四时皆有,这不仅使蔬菜失去新鲜感,还带来许多安全问题。比如韭菜,因为大棚里温度高,湿度大,韭菜都容易烂根,于是,有专家支招,在韭菜的根部施上呋喃丹,并可解决这一问题。而呋喃丹属于高毒、高残留的禁用农药,吃用过这种农药的蔬菜,等于累积性自杀。

  

  呋喃丹毁掉了我的韭菜,就如同三聚氰胺毁掉了蒙牛,瘦肉精毁掉了猪肉,***药毁掉了淡水养殖的鱼虾,甲醛毁掉了各类海鲜,增白剂毁掉了面粉。它们像狰狞的魔鬼,穿着我们无法看见的隐身衣,大摇大摆地走进厨房,走上餐桌,走进我们的恶梦。民以食为天,当食品安全成为特供才具有的专享,我们的指望,该有多么沉重!


关键字:

本文作者精彩推荐

相关DIY推荐

网友留言

公告栏

近期热点

近期大奖活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