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新导航介绍,点击查看

小小螺,深深忆

苏影 发表日期 :2014-04-07 类型:家常/中餐
高级厨神三级 点击数 :4574
加为好友 发悄悄话 投票数 :2




  我的母亲出生在抗日战争胜利之后,解放战争胜利之前,是在烽火连天、山河待收拾的年代里出生,物质匮乏、百业待兴的年代里成长的普通平民家庭里的孩子,打小儿苦过来的人,然而母亲天性乐观豁达,一向身教多过言传的她甚少与我提及艰辛岁月的各种难处,所以当她回忆起入学前那段居无定所的孩童时光,也仅仅是轻描淡写地念叨一句哪一年住在哪里,哪一年又住到了哪里,这其中记忆犹深的莫过于住在汕头礐石的日子。


  那天适逢雨雾暗千家,上完早市回来的母亲给我买回一玻璃瓶子的钱螺鲑,这个我自小喜欢的配粥杂咸(“杂咸”潮汕用语,即各种腌制的菜蔬瓜果、海鲜蚌鱼),着实让人眼前一亮,吃早粥的胃口瞬间便给提了起来。小时候极不爱吃白粥,觉其淡极无味,远不如来个锅煮三鲜方面便香美。偶有一天,餐桌上摆了一白瓷碟子的钱螺鲑,凑近一闻,竟有一股浓郁的咸辣之味,椭圆形的小螺子滑溜溜的,一层外壳薄如婵翼,通透明亮,一双筷子下去,只能用巧力轻夹,力道稍一不慎便要给夹碎。第一次用小汤匙舀了一个小钱螺试味,母亲见状,才吩咐了句:“咸哪!”,轻轻软软的螺肉已被吸了进去,一溜烟似的转瞬便窜入喉咙而去,那一口的无限余咸让人不得不赶紧地扒进几口汤粥才得以解渴。而在这一物合一物的规则里,偏此至咸的小螺便能与此至淡的白粥调合出一味余韵绕舌的鲜香。自此以后,对着潮州白粥及其与之搭配的五花八门的潮汕杂咸我当另眼相待。只是杂咸虽细,亦非泛泛,恰如这一瓶子的钱螺鲑,若非遇逢雨雾天气,农贸市场上竟也难觅其踪。


  只听母亲说道,以前的人们只要遇上打雾天清晨里便呼朋唤邻带着工具去海边,等着退潮时舀钱螺。舀回的钱螺还不能用清水洗,需用盐腌,腌过一段日子后才能吃。“那要怎么腌呢?”“腌钱螺我还真不会,没见人腌过,看见人家去海边舀钱螺那会儿我才五六岁。”原来那一年母亲住到了汕头的小岛屿礐石上,是年轻的孀居着的嬷嬷带着母亲去的,那年月嬷嬷的弟弟即母亲的舅父调到礐石工作,舅公家又要添丁,人手不够便让嬷嬷去帮忙,于是母亲便有了住在海岛上小洋房的机会,说是洋人盖的平房,小别墅似的独立屋子,门前还有一道小溪流,水清见底,潺潺的细水便成了母亲一边给弟妹们清洗尿布一边戏水的乐园,偶有闲暇的时候嬷嬷也会带着母亲在岛上漫行,岛上的红砖墙、琉璃瓦、青石路、林荫道,山那边挤鲜牛奶出售的吆喝声,修剪齐整的青草地里竖着镶嵌有黑白照片的墓碑的番仔坟,打雾了厝头两边相约去海边舀钱螺……如此种种都在幼年的母亲心里留下鲜活的印记,听着母亲这一段活色生香的古,越发觉着嘴边的这个小螺鲑味浓香郁,吃起来再也不会像小时候一般一蹴而就,晓得配着白粥米饭一起嚼,自然而然地也给吃出点门道,询问了母亲一句:“这个味儿是您再加工的吧?”果不其然,买回的钱螺鲑汤水被母亲倒掉了,剩下的小螺和着切碎的青蒜段上洒了些辣椒酱,重新浇上新鲜的鱼露浸泡,装回瓶子,上面儿再淋上几滴香喷喷的麻油,盖上盖子,要吃时盖子一掀,迎面便是一阵浓香。


  我说老妈那么小的时候的事儿您竟记得那么清楚,母亲说就是啊,现在的事儿一转身就给忘了,才走到阳台就忘了刚刚要拿什么,偏偏越是小时的事记得越是清楚,在礐石的时候我才五六岁,就总也忘不了那时海岛上的风景,你都不知道那有多么好看,念叨间母亲又追忆起她儿时那如画的美景,却忘了当时只有五六岁的小女孩就已经要学会帮着大人分担家务,除了梳梳洗洗,还要给弟弟妹妹们端水送饭,跟着嬷嬷渡船来去,潮州汕头两头奔忙,“真的好咸哪!”一边想像着母亲记忆里的岛屿风情,一边一不小心就干吃了一个钱螺鲑,咸醒过来,倒也不觉得苦,依然是齿留余香,也是,学着母亲的豁达坚强,苦日子里也能过出鲜香的美味来,是乐活,也是生活智慧。



做法:

1、鲜钱螺用盐腌制一段时间

2、滤去汤水,加蒜段、辣椒酱、味精、鱼露装瓶,撒上香麻油,OK

本文作者精彩推荐

相关DIY推荐

网友留言

公告栏

近期热点

近期大奖活动